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diyizhan.cc

第六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倒错的快感冲击下,她甚至要捂住自己的嘴鼻,才能遮掩母猪似的狂喜闷哼。

    听到厕所里的怪声,老徐嘿嘿一笑,这是他和女儿玩的小游戏,从生活的方方面面给予女儿无法躲避的淫糜挑逗,让她始终处于子宫骚痛的欲求不满中,进而主动向自己这个老头子求欢做爱。

    老徐故意敲了敲浴室门询问她在里面干嘛,慌乱下的徐焰几乎是本能的,竟将粘稠变形的小内裤,一把塞进小穴里藏了起来!

    蕾丝摩擦肉壁的触感,令徐焰瞬间就达到了高潮,她仿佛能感觉到无数细微的精虫,在自己蜜穴里左冲右突,奋力游动,撕咬着可怜的肉壁,让她酸痒得难以忍受。

    打开门,她尽量保持镇定地躲开老父视线,只说自己闹肚子了,便脚步蹒跚地走回房间。

    她不知道,有一小绺仍然滴精的内裤外露在毛茸茸的阴唇外,被老徐强烈的目光视奸着。

    徐焰回到房里疯狂自慰了一番,浪叫大得客厅中的老徐都能清晰耳闻。

    清醒过来的徐焰觉得自己好脏,竟然让亲生父亲的精液进入自己小穴内,甚至置怀孕的风险于不顾。但第二天,她再次闻到那股臭鱼味,却又鬼使神差地将新鲜的“精液内裤”重新塞进自己小穴中,有力的屄肉榨取老父残留下来的浓精。

    徐焰在某天早晨醒来,迷蒙中看见老父干瘪的身体站在衣柜前手淫,她没做声,愣愣看着自己的内衣被一遍遍泼洒上浓稠的白浆。

    等老徐走后,她坐起来,脑中一片浆糊,坐在被浪水濡湿的床单上,犹豫许久,像是某种仪式般,她选了一条最浓、白浆最多的内裤,珍而重之地塞进小穴里。(看精彩成人小说上《成人小说网》:https://)

    她就这样大方地袒露湿漉漉的性器和腿间滴落的白浆,走出了房门。

    老徐坐在沙发上,露出慈爱的微笑,招招手让她过去喝汤,胯下恐怖的紫红色阳具朝天耸立。

    她乖乖走过去,如往常般横坐在老父腿上,鸡巴的温度烫得她大腿微麻,就在她仰头喝汤时,左乳一酸,已被干瘦的老父咬住奶头吮吸起来。

    汤碗打翻在地。

    客厅中回响着她压抑的喘息和滋啾响亮的吮吸声,她从不知道仅被吸吮乳头竟然会有这么强烈的快感,淋漓的浪水在臀下蔓延开来,她抹了一把在手上,握住老父雄伟的龟头搓磨套弄。

    小穴中的内裤被拉扯出来,她一甩头,三千青丝撒开,徐焰接过湿淋淋的内裤,罩在老徐鸡巴上快速摩擦,低头对津津有味握住大奶子把玩的老父妩媚一笑,用服侍过无数男人磨炼出来的手技孝顺老父。

    接着,就是熟悉乃至熟练的菊穴交欢,但这次不同的是,把她屌得浑身无力后,老父罔顾她的惊叫与挣扎,把大鸡巴插进了小穴中。

    父女俩的性器仿佛具有天生的强烈性吸引力,小穴深处的蘑菇状凹凸不差一分不多一毫地与肉楞卡扣在一起,子宫刚好吻住龟头,吮吸着喷精的马眼,父女俩像是动物般疯狂地扭着腰。

    事后,被内射了三发的徐焰很严肃地夹着鸡巴向老父抗议,如果再未经她允许插进小穴,而且还撬开子宫在宝宝房里射精,那么以后做爱他都必须戴上避孕套。

    老徐一副长吁短叹的模样说很多年没有尝到小穴的滋味了,又哀叹自己这辈子不知道还有几年时光好活,孝顺的徐焰哪里挨得住老父这样的话语,便羞答答提出让他进行三天无间断的授种交配,只要他想,随时可以插进女儿小穴里射精,但三天后只能屌屁穴。

    结果证明,徐焰高估了自己的定力,也低估了雄性遇到合适苗床会爆发何等癫狂的生殖执念,老父枯柴般的身体涌现出兽性的、仿佛不在下一刻见证她的卵子授精就绝不停下的决意。第一天时两人尚有余裕正常生活,徐焰还能做些打扮清洁,以最美的姿态将自己献祭给老淫兽;从第二天开始,食髓知味的性器就反过来掌控了两人的思维、意识、身体,只是简单地对上眼,父女俩的情欲就不可以抑制地升腾起来,发情已经成了本能反应。

    潜意识里,炮友、泄欲工具的形象,逐渐替代了父女间温情的记忆,将二十多年建立的羁绊染上腥臭的白浊;第三天,刚从满是秽迹的客厅地板上醒来,两人就陷入了新一轮的性交拉力赛,甚至乱伦交媾变成了比呼吸更加重要的生存行为,理性接近崩溃的徐焰不得不再次和老父谈条件,将时间延长,将频率降低。

    老徐狮子大开口提出一年,徐焰抵死不从只答应一个月,即使被肏得哀哀直叫尿水喷溅也不管用。这次徐焰是铁了心要拒绝老父,她雌性的本能无比清楚,如果真的被老父屌上一年,她会沦为老父的肉便器,臣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