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diyizhan.cc

第五十八章 恶徒各有不一(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下课后,秦蓁又想跟之前一样悄悄溜走,手腕却冷不防被早有准备的辛野抓住。

    “阿野?”秦蓁吃了一惊,眼神躲闪,不敢触碰他隐有怒色的眼眸:“怎么啦?我现在有点事情,能不能……”辛野单刀直入,干脆地逼问道:“你最近为什么一直躲着我?”

    “我……我没有啊。”秦蓁无比心虚,低着头说:“我就是最近家里事情比较多嘛,所以就有点累……”她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娇靥顿时飘上了一抹薄霞,贴近了辛野的手臂:“对不起,我知道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需求很强,我下次一定补偿你的。今天就这样,好吗?”软绵绵的少女乳峰碰上胸膛变形,化作了性感的形态。她本以为得了甜头的辛野会就此作罢,谁知辛野难得没有被美色所动,拧紧眉头道:“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不说出来我要怎么才能跟你分担?”秦蓁哪里知道辛野在绝色校医的淫穴里结结实实地射了两发,现下一时半会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被他正经的样子感动得美目蕴泪,黯然道:“谢谢你,阿野。可是……”

    “你再这样的话,我们就分手吧。”一再追问之下,见她还结结巴巴,不耐烦的辛野下了最后的通牒。

    “呜呜呜……”秦蓁短暂惊愕后紧紧抱住了他,眼眶里的泪簌簌而下,楚楚可怜的模样叫人心疼。

    这最后的大杀器祭出,一直拒绝沟通的秦蓁只得无奈交代了事情的全貌。

    不得不说辛野遇到的这几个女孩子的身世某方面惊人的一致——她们的老爸要么死了,要么还不如死了,秦蓁的父亲不巧也是其中的一员。

    作为德高望重的教授,对于秦家兄妹的教育严厉到近乎变态的地步。这种极端教育的反作用下,哥哥秦源才高中就迷上了寻花问柳,妹妹秦蓁倒是守住了处子之身,但是也沦为了专好被玩弄后庭的变态暴露狂。

    而就是这么一位严父,实际上背地里多年来却沉迷赌博。不知道是不是跟平日里需要维持斯文外表所导致压力的关系,所涉及的都是令人咋舌的豪赌。之前似乎都是靠信用卡东墙补西墙还有老朋友借贷来填补窟窿,还能勉强维持的住,可这无底深渊哪里是能填满的,最后这份疯狂在最近开始有债主上门的时候终于隐瞒不住。

    秦蓁的妈妈得知后如坠冰窟,她一开始根本不相信向来老实的丈夫竟然会涉及到金额如此庞大的赌博,直到债主在她面前播放赌场的录像,她才真正将画面中面目扭曲,搂着个浓妆艳抹女人的肥胖中年和严肃古板的丈夫直观地联系在一起。(看精彩成人小说上《成人小说网》:https://)

    稳稳算是体面中产阶级的温馨小家一夜之间分崩离析,父母的感情降到冰点,更可怕的是这个还没有出社会的女孩莫名其妙就背上天文数字的负债,花团锦簇的未来暗淡无光,无怪她最近心事重重。

    教室里显然不适合这种私密的交流,号称情侣圣地的小树林就没许多顾虑。

    “情况真有这么糟糕?”

    “每天都有人来家里敲门要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呜呜呜……”秦蓁在他的肩头哭的稀里哗啦,显然这份无处释放的压力已经积累了很久。

    辛野眉头紧皱,从秦蓁的话语中,他隐约嗅到了一股诡异的味道,可少女现在正骑坐在他的身上,甚至乎肉感的圆臀不停厮磨着他的裆下,隐隐他都可以用肉棒描绘出纤薄内裤底下处子阴唇的诱人形状,暗爽之余同样在他这边累积了不少压力,让他完全无法冷静下来思考,捕捉到那一闪而逝的灵感。

    触感是双向的,秦蓁当然也感受到了那含而不露的火热坚挺。绽放于她娇靥上的粉霞在昏暗的林间都一般的明艳动人,娇羞的神态拨撩着辛野的神经,恨不得马上抽打这个外表清纯的巨乳淫娃的小屁股。

    “阿野,你把我要了吧。”她声音有些颤抖,露出了凄凉的笑容:“我现在不知道我以后会怎么样……至少我想先把干净的自己交给你。”在少女青春懵懂的粉红幻想中,她曾无数次模拟过成为女人的浪漫夜晚。要么是在洞房花烛映照之下的情深隽永,要么是在玫瑰花瓣簇拥当中的半推半就,唯独没有在这山郊野外的下流苟合。

    但是秦蓁的动作不见迟疑,站起就褪下内裤,拉起了短裙,坦然地展示女儿家最美好隐秘的部位。因为无论是在哪一个幻想画面中,男主角的脸都没有变过,那么蜡烛和花瓣,好像也不怎么重要。

    婴儿似的青涩牝户全无杂草遮掩,偏生高高隆起,呈出一条白嘟嘟的细细肉缝,其间若有若无的水光叫人口干舌燥,恨不得探究个仔细。

    这副古早苦情言情小说女主的架势让辛野哭笑不得。他要是有心的话,纵使秦蓁的家教再严格十倍,就她对辛野痴恋的程度,早就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现在的形式简直就像辛野得乘人之危才能得手一样,让人多少有点不快。

    再说,百依百顺的美艳性奴辛野完全不缺,而相较之下,秦蓁这么一个屁穴被高度开发的淫荡处子则是难得得多。

    没有吐露自己的恶趣味,辛野笑道:“你的第一次当然是我的。”

    “嗯……我都是你的……”秦蓁的耳垂泛起樱色,坚定地告白道。

    “那你还着急什么?你还小,现在还不到时候呢。”面对可爱女友的主动献身,辛野选择了战胜面前一时的诱惑。()

    “嗯……我……我知道了。”秦蓁绷紧的表情顿时放松,软软倒进他怀里,笑容羞涩甜蜜,喃喃道:“我会等着,只等你一个人……”两人相拥良久,沉浸在浪漫的气氛中无法自拔,直到秦蓁打破了沉默。

    “你这人……”她的语气幽怨,看来这么主动都被拒绝对于女孩的自尊不是没有打击:“送到嘴边的蛋糕不吃就算了……嗯哈……怎么还带来回……喔……翻来搅去的。”辛野的手指自下而上地摩弄膨胀起来的、非常敏感的花蕾,一种又难耐、又渴望的快感从年轻的肉体内迸发出来。她的腰部使劲的向上挺,半裸的身子哆哆嗦嗦地来回扭动。

    “哦……好舒服……”

    “小骚货,自己把内裤脱掉不就是想被这么玩屄吗?”辛野的嘲笑尖酸刻薄,动作也愈法粗暴起来,右手戏弄阴核的同时,左手中指潜入蜜穴中。不过并没有深入,只是把第二指关节埋入进去,进行缓慢的摩擦运动。充分的润滑让他不费力气就探入秦蓁处子蜜穴深处,像是拨动琴弦似的,轻松让她发出高高低低的娇啼。让她的嫩穴发出咕叽咕叽的淫靡水声。

    “嗯……哈……好美……蓁蓁就爱阿野玩她的屄……哦哦……”鬓角沁出香汗,秦蓁香软的身子绷紧成一张拉满的弓,吐出放肆的淫词浪句,清纯的小脸恰到好处扭曲成了妩媚的表情。

    “最近有没有偷偷自己玩自己的骚屄?”

    “对不……对不起,蓁蓁隔两三天到了晚上都要想着阿野的脸自慰。”秦蓁彻底放弃自尊自爱的那一套,香吻雨点般落到辛野的脸上:“谁叫阿野最近都没有爱人家……嗯唏……”

    “真是不乖。”辛野果断下了裁断,暗地里有些惊讶。之前清纯自矜的秦蓁会说这些下流的话语都是在他半强迫的引导之下,简直无法将现在面前主动抬高玉腿,好方便被他玩弄下体的淫乱女孩和白莲般高洁的女友联系起来。

    “蓁蓁是个喜欢玩屄的坏孩子……噢……要到了……快点嘛……”秦蓁不顾这是在野外,媚声哀求着高潮。其实她自己都被自己下意识的反应吓了一跳,放纵的新奇和奇妙的轻盈感让她飘飘欲仙,似乎否认嘲笑那个作为乖乖女的自己在某种意义上,也在报复不负责任的父亲。

    “真的要这么心急吗。”辛野促狭一笑:“在这里大声淫叫高潮的话,分分钟会有别人看到你丢脸的样子哦?”

    “诶?”秦蓁似乎忘了这是在野外,圆臀一时僵在半空中,不知道是应该继续扭动迎合还是躲开。

    “看招!”

    “咿!!”辛野已经从她交缠收缩着手指的淫肉里直观地得到了答案,一挑一勾,熟练击中秦蓁最敏感的要害,霎时让她本就苦苦支撑的理智崩溃,低泣着颤抖高潮了。

    半裸的女高中生娇喘吁吁,任君采撷的娇羞模样无疑可以激起男人心底的暴虐和欲望,别提加上领口那一抹惊心动魄的洁白。

    辛野正要解开她上衣的纽扣,彻底解放那对肥硕的白兔,秦蓁却急忙按住了他作怪的大手,她强行按捺住激情,求道:“真的不行,不能全部脱,要是有人被刚刚的声音引来……”

    “那好吧。”辛野痛快的答应反倒让秦蓁的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将她可爱的粉色乳罩丢到草丛,辛野隔着校服衬衣抓住了久违了的软嫩巨乳,讶然道:“怎么感觉这对宝贝又长大了点?”

    “不是吧?”秦蓁的小脸发苦:“怪不得最近肩膀越来越酸了。”

    “是吗?我得给你揉揉。”

    “肩膀酸你揉那里干嘛啦……嗯……”抱怨因为乳头被夹于指缝间玩弄的呻吟打断,辛野揉着她圆滚滚的美乳,被她此刻娇憨的诱人模样勾得忍不住低下头,吻住那两瓣宝石似的樱唇。

    “咕啾……咕啾……”甫一接触,粉舌宛如投巢的幼鸟,迫不及待地供辛野吮吸摆弄,汲取小嘴里的玉液琼浆,用这种原始的方式互相确认着对彼此的渴望,并在这过程中益发膨胀高涨。

    “扶着树。”辛野的喉咙像被火烧着,声音深沉低哑。

    虽然还是心底依然顾忌着周围可能存在的视线,但是她终究还是无法拒绝辛野两次,最重要的是秦蓁自己的腿心早就泥泞不堪,不论是空虚的心灵和饥渴的肉体都期待着爱郎粗暴的占有。

    秦蓁乖乖扶着大树,忽的省起什么,要去按住辛野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