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diyizhan.cc

第六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催情药效发作的很快,此刻的她的脸颊像是喝醉了酒般的绯红,眼中跳动着情欲的火焰,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然后张开朱唇,生涩的将我的龟头纳入了她的口中,开始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口交。

    杜嫣跪在旁边围观了全部过程,处于排卵期的她,欲火的烈度完全不亚于催情药发作的知还,但是鸡巴只有一根,却不在自己的口中,这让杜嫣十分的崩溃。

    虽然吃不到葡萄,却不耽误她教导知还如何品尝葡萄。

    “诶诶,一开始不要含那么深,先要等分泌唾液……前列腺也也可以润滑……舌头要自然放平……喂……谁让你咬的!”

    见我的龟头被知还的细牙蹭的通红,杜嫣急的大喊大叫,嚷的我心烦。

    我直接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瞪的她立马噤声躲在一旁默默地洗澡去了。

    当然,杜嫣说的都是实话,即使是初次尝试,知还的口活技术也是相当差劲了,相比青涩,用敷衍二字来形容她的服务倒更贴切,也是惹得我焦躁不已。

    我出言提醒。

    “知还,你应该含的更深一点,用喉管包里住龟头,不要光用舌头舔,知道吗?”

    知还吐出了我的鸡巴,一脸委屈的说。(看精彩成人小说上《成人小说网》:https://)

    “老板,我的肚子好涨,屁屁好疼,让我把肛塞拿掉吧,这样我就可以专心为您服务了。”

    就你他妈的事多!我气的揪住知还的头发,将她的脸提溜到我面前,我带着一丝嘲讽的语气,一字一句的说。

    “怎么光强调自己的难处了,这样可不好。再夹紧点,要是肛塞掉出来,我就把你现在含的这根塞进去堵住!还有,现在你该叫我主人了。”

    知还遭刺屈辱,眼里淌出泪来,一脸不甘的应承道。

    “是……主人。”

    说罢便重新将我的鸡巴含进口中,竭尽所能的用着自己的舌苔按摩着我的肉棒,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我,好像在无声的控诉着我的恶心,这让我感觉很不爽,一种念头旋即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善良的牢笼在也管不住心底的邪恶。

    我呵呵阴笑了一下,便用双手夹控制住了知还的头部,一挺腰,将我的鸡巴一下捅进了知还喉管的最深处。

    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胯下的知还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剧变,痛苦的挣扎起来。

    但是我的龟头已经卡在了她喉管的最底部,她就算想将我的老二连根咬掉,凭一个小女孩的咬合力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而我在享受少女温润湿滑的口腔时,还不忘了再往里狠狠的顶了几下,然后我的龟头感到了一股潮湿的热流,我心道一声不好,立马侧身闪开。

    头部失去禁锢的知还趴在地上猛烈的咳嗽,将胃液呕了出来,这还不是最惨的。

    在她咳第三声的时候用力过猛,卡在屁眼里的肛塞,砰的一声像被打出的炮弹一样飞将出去,骨碌碌的落在了地上。

    随着肛塞一同自由的还有那透明茉莉花香的灌肠液,如同喷泉一般喷砂出来,在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了七色的彩虹,绚丽而美妙。

    灌肠液伴随着知还的咳嗽,一段段一股股的喷出,随着源流的枯竭,喷射的距离也越来越短,最后只剩下了一点,也从知还的肛门中挤出,顺着大腿流向地面,却看知还趴在水洼中依然已经没有了挣扎了力气。()

    泡在水中的杜嫣被眼前的景象惊得无法言语,只挤出来一句。

    “哇……哦!”

    我斜眼看了目瞪口呆的杜嫣一眼说。

    “精彩的还在后面的。”

    我没等答话,自顾走向知还身边,她脸贴着地面,屁股依然保持着半撅的姿势,屁眼大开,露出了里面若隐若现的肠道,微微的收缩着。

    她的整个肠道被清理干净,而且十分的湿润,我的鸡巴上还沾满了知还的唾液,滑不溜,我见机会难得,立马跪在了她的屁股后面将自己的鸡巴捅进了知还的屁眼。

    跳过开苞的环节先玩肛交,这是我前所未有的体验。

    我抱着知还的屁股疯狂的肏干起来,刚刚还在失神状态的知还被我干了个通透,如同触电一般的来了反应,却不是痛苦的尖叫,而更像是在享受般的呻吟。

    她撑起了身子,一只手向后探来抓在我的手腕上,想要将我推开,口中却说不出任何言语,只能咿咿呀呀的如同求饶般的呢喃。

    “嗯……嗯老板……主人……你……你在做什么……啊啊啊……我我……我好涨啊!停下来……停下来……哦哦哦哦……好……奇怪!”

    不得不说,比起那毫无技巧的口交,知还的屁眼给我带来的欢乐要多出十倍,绵软爽滑的肠壁使我的鸡巴能丝滑般的进出,小姑娘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

    让我好奇的是,为什么知还没有表现出痛苦的样子,初次肛交所带来的撕裂感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杜嫣被我干屁眼的时候嗓子都快哭哑了,墨文比杜嫣强点,但是也失禁尿了一床。

    这何知还一副爽上天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减缓了肏干的速度,转头问杜嫣。

    “你是不是给她用了利多卡因?”

    杜嫣见被我一语道破,一脸尬笑的点着头。

    “圆圆姐给我的,我自己没用上,就给知还用了。”

    我白了她一眼说。

    “让你假惺惺,下次肏你屁眼的时候,不给你抹油!”

    心中回忆着杜嫣被初次开肛的情形,只觉的知还命好。

    我又看看着俯卧在瓷砖上喘息的母狗,咦?他妈的谁让你休息的!我双手齐出扣住了知还的双腕将她向后拉起,甩起我的虎腰,对着知还的菊花就是一阵暴风骤雨的输出。

    知还只得片刻小憩,呼吸还没喘匀呢,身体便又随着我的冲击随风飘零起来。

    她的头疯狂的摇摆着,嘴里含糊不清喊叫着什么要飞了……要飞了,只觉她已陷入疯狂的边缘。

    小知还的身体躁动如被暴风卷入空中,就在她以为即将飞上天际之时,我停止了进攻。

    快感的风暴戛然而止,她较小的身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落入深渊。

    我在自己快要高潮之际抽出了鸡巴,将知还又扔回水洼里。

    我之所以会停止抽插,是因为我的第一发高质量的精液应该射进她的处女子宫,而不是浪费在其他地方。

    我站起身,用脚踢了踢知还的屁股,便自顾回到浴缸里。

    知还休息片刻后回过神来,捂住自己的屁股跪坐在地板上,茫然的望向我,似乎还没搞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我勾勾手指将杜嫣唤来,低声说道。

    “把她弄出去,换身衣服在床上,今天你来拍摄。”

    杜嫣皎洁的眨了眨眼,坏坏的笑了一声,便扶起站立不稳的知还,知还懵懂的问她。

    “杜嫣姐?刚刚他是不是……”

    “什么是不是啊?你哪来这么多问题呀?快走快走,我带你打扮一下。”

    杜嫣敷衍着知还,半推半拽的将她带了出去,再给我抛了个眉眼后,杜嫣关上了浴室门,门后只听得两女窸窸窣窣的谈话声。

    现在只剩我一人,我正欲赶紧洗完澡好提枪上阵,哪知门外知还的咒骂声又穿了进来。

    “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他!”

    声音尖锐而刺耳,吓得正欲出浴的我,又将身子缩回了水中……

    “要不今晚住这得了……”

    在浴室里缩了大概有二十分钟,心想在这么泡下去皮都要皱了,于是在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后,我披上浴袍走出了浴室,我本以为出门后会面对知还狂风骤雨般的臭骂,并且准备让她揍我两下出出气的。

    但是眼前的景色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今天的主角何知还小姐和我的御用爱奴,两女并排正跪在浴室门口,等待着主人的到来。

    杜嫣身着粉色睡袍,抬臀俯身,以头触地板,神态婀娜妖娆,几近风骚之能事。

    知还和她一比就差了些,她的额头离地还有寸许,屁股没有高翘,腰身没有下压,而是乘弓背之姿俯卧在地板上……无所谓了,毕竟还是没有彻底放弃尊严嘛。

    “起来吧。”

    二女闻言起身,见我摆手示意,杜嫣便乖巧的自去准备工作去了,我拉着知还在沙发落座,谁都没有言语。

    我打量着她,小可爱的脸上带着些许怒意,粉红的双颊上海留存着高潮时的红晕,一袭长发高高盘起,露出雪白的粉颈,一淡淡的香水味弥漫在她的身周,轻轻一闻……用的是娇兰。

    她身穿淡紫色的丝绸真丝睡饱,里面衬着的纯白色半透明的睡裙遮盖着她修长纤细的玉腿。

    在淡黄色暖光的辉映下,仿佛整个人都将化作一团白雾融入夜色中。

    为了缓解尴尬,我起身拿了一瓶水递给了她,她伸手接过,指尖小心碰到了我的手,她本能的缩了一下。

    我笑了笑,对她轻声的说。

    “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对。”

    知还想哭,却好似怕哭花了装,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她说。

    “你答应过我的,就不搞我后面的。你这个骗子!”

    我讪讪的笑着。

    “是我太贪心……你……现在是不是反悔了。”

    知还将目光看向别处,一会,她幽幽的说道。

    “我原谅你啦……而且,感觉也不差,至少没那么痛。”

    抱歉,你不痛那是因为麻醉药。

    我正寻思要不要告诉她真相时,杜嫣拿着摄像机过来催我们。

    “好啦,好啦,闲话以后再说,新人们该入洞房了。”

    知还闻言脸刷的一红,眼神复杂的着我。

    我干咳了一声站起身,伸出手去牵她的手,谁知知还起身一把将我的拍开,随后又坐回沙发翘起二郎腿,双手叉在胸前,将头转向别处。

    杜嫣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撇着嘴朝他双手一摊,随后又坐到知还身边,轻声的问她。

    “知还,你怎么了?”

    只听知还幽幽的声音传来。

    “我真是下贱……哪怕在矜持一些……”

    知还随后转过脸来,泪水早已打湿她的眼眶,一脸凄楚的问我。

    “老板,刚刚也算是拒绝过你过对吧?我不是贱人对吧?”

    “……知还,你是我见过最纯洁的女孩,而且你永远都有拒绝我的权利。”

    闪动的泪光再也抑制不住,化作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可是知还却笑了。

    “这是最后一次……我再也不会拒绝你了……主人!”

    看着她笑着流泪的样子。

    那一瞬间……我的心脏……跳动了一下。

    见我没有反应,知还仿佛换了个人似的,上前主动褪去了我的浴袍,将我搀起,挽着我的手臂款款的想大床走去,她朝拿摄影机的杜嫣低声嘱咐道。

    “杜嫣姐,把我拍的好看一点。”

    我惊讶的望着杜嫣,而小狗儿则向我比了个ok的手势。

    吼吼,看来她已经给知还做足了功课。

    迈至床边,知还骚劲十足的将我推到在床,自己则扭动着身躯,褪去了外面的睡袍,像只慵懒的猫一样,向我爬来,趴在了我的胯间。

    不知道杜嫣给她吃了什么药,居然使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一个小家碧玉的大学生,蜕变成一个骚浪动感的淫娃荡妇,回头我好好问问她。

    我复杂的心里活动知还是不会知道了,她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爽,她伸出了自己的小手,轻柔的我住了我鸡巴,小口小口的吹着热气,然后用自己的舌尖从我的卵蛋舔到了我的龟头,还在我的马眼上转了两圈,立马爽的我狼嚎起来,我肏!这是谁教她的,那么刺激!知还先是舌头将我的鸡巴从上到下涂抹了一遍,等把鸡巴湿润到位后,她抬起绣眼看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自信,仿佛小知还是领悟了十分高潮的口交技巧。

    这种自信还会传染,搞得我也变得十分期待。

    待到一切就绪后,知还抿着嘴,将我的龟头抵住了她的双唇,用力向下压,硬生生的用我的龟头顶开了她的牙关。

    我只感到龟头一阵酸涩,随之而来的便是强劲的刺激感,感觉鸡巴好像插进了有史以来最紧的屄里,又湿又热。

    待到我的鸡巴填满她的口腔之后,知还又瞄了我一眼,嘴里咕咕呶呶的用着含糊不清的声音说。

    “吃激的……哈在……呼面……”

    她要干什么?难道要主动深喉吗?这可是非常高超的口交技术啊,她能掌握吗?但是,我看她自信的眼神,却又不像在夸大……那就来吧……我的小母狗……让主人爽上天吧!我俩的眼神相交,知还便心领神会,她用自己的右手按住了自己的后脑,身吸了一口气……用力的按了下去……

    然后知还就吐了……喷的像个花洒一样,均匀的洒落在我的身上,看着她泛黄的呕吐物,我感到自己的消化道也跟着躁动了起来。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三人重新洗了一遍澡后躺会床上。

    知还先抱怨起了杜嫣。

    “谁让你吐我背上的啊!?”

    杜嫣骂起了我。

    “谁让你吐我脸上的啊!?”

    我怒斥了知还。

    “谁让你吐我肚皮上的啊!?”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夸张至极的沉默,沉默的毫无道理,直到安静的氛围是空气都变得焦躁时,大家都不在沉默。

    “对不起!”

    三个人一通说出这三个字,同一个音量,同一个语调。

    三人瞪大着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后,我叹了一口气。

    “知还,让我来引导你好吗”

    知还点头,我又问杜嫣、“怎么样,摄像机还好吗?”

    杜嫣检查一番道。

    “还好,就是缝隙沾了点没消化的鱼子酱,不好清理。”

    “好!”

    我抓住了知还的手腕用力一扯,将她放倒在床,自己挺身压在她的的身上,半硬的老二耷拉在她的耻缝之上,来回摩擦。

    我回声嘱咐杜嫣。

    “知道该怎么拍吗?”

    得到杜嫣肯定的回答后,我看着知还的双眼,认真的说。

    “终于等到了这一刻,知还,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能阻止我得到你。”

    知还急促的喘着气,脸又红又热,身体不住的颤抖着,似乎已经准备好迎接了我的进入,这时,那个该死的杜嫣又开始作妖了。

    “等一下老板!”

    我怒了。

    “又他妈怎么了!?”

    杜嫣捂着肚子,为难的回答。

    “我肚子不舒服,我感觉我好像排卵了!”

    知还挺起身,一副夸张的表情看着杜嫣。

    杜嫣,扔下摄像机,道了一句失陪,便急匆匆的跑进厕所,只剩下我和知还摆着正要肏屄的姿势石化在床上。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知还问我。

    “排卵……也能感受到吗?”

    “应该能吧,公司里的女人都跟我说过这种感觉,你感受不到吗?”

    知还若有所思的。

    “有过几次很奇妙的感觉,就像肚子里有什么东西咕噜一下掉下去了……

    嗯……嗯……主人……我们现在干嘛?”

    我捏着知还的小鼻子说。

    “等杜嫣,要不然没人给你这个小可爱拍视频了啊!”

    知还笑着说。

    “要不然我先给你弄硬吧!”

    我立马摆手拒绝。

    “别,口活不好别硬来,还是我先把你弄出水吧……把你的小美穴露出来。”

    我让知还将腿岔开,将自己的龟头抵在了她的屄心之上,上下摩挲着,知还的阴毛不多,也并不杂乱,小屄乘粉嫩的乳白色,外阴肥厚,内阴却只有薄薄的两片,像叶子一般。

    我用自己的龟头来回反复的逗弄着知还的小嫩屄,企图让她多分泌出一些汁液,方便我的进入。

    但是事与愿违,小屄越摩越干燥,以至于知还时不时还被弄疼,直是吸着凉气。

    我奇道。

    “知还,你平时就不怎么出水吗……呃……我说的水啊……

    说的水是指……”

    “你别说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平时水可多了,平时一模就……”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多了,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我却没作理会,自顾的问。

    “那我在你的妹妹上摩擦,你能感受到快感吗?”

    知还皱着眉头说。

    “哪有什么快感,只是被你磨得生疼,连带着我的屁屁也跟着疼起来了,奇怪?你插进去的时候一点也不疼啊?”

    我心想坏菜了,知还肛门上麻醉效果要褪了,到时要是疼起来,不知道知还会不会做到一半飞起一脚踢废了我的蛋?要乘着现在赶紧把这小妮子开苞了。

    “知还,你等一会,我去看看杜嫣好了没有。”

    说罢,我便下床走进卫生间里,小声的问杜嫣。

    “狗儿,润滑剂真的一点也没有了吗?”

    此刻的杜嫣正坐在马桶上排卵呢,她探出头来说。

    “沾上徐墨雯的屎,全扔的一点不剩了。”

    “灌肠液那用灌肠液凑合一下。”

    “也没了,刚刚用完了!”

    我肏!“杜嫣,你他妈好了没有啊,王八下蛋也比你干脆吧!”

    “老板!不知道怎的,好像卡在阴道里排不出来,啊!!是不是受精卵啊…”

    “受你妈的精!!”

    我拉开了厕所门冲了进去,揪住了杜嫣的头发将她一把按倒墙上。

    “狗儿,借你的油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