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diyizhan.cc

第四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的狼友让我发雪柔的照片看看,尤其是做爱的时候,说实话这个真没有,我一直想照来着,可雪柔说,“你要干照相,我彻底跟你断绝,老死不相往来。”

    有时候我也想偷偷的用手机录影,可想想雪柔的话,我还是止住了这种想法。

    所以说真没有,想想也对,这要是洩露出去,那是要出人命的啊!

    闲话少说,书接上回,跟雪柔分开后,有一段时间我心里是抓耳挠腮,老想着在一起的感觉,可是雪柔根本就不给跟我联系,我偷偷的给她打过一个电话,她根本不接,直接挂断了。

    过了有一个月左右,正好家里有点事,一忙起来心思也就澹了。可是十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在单位就要下班的时候,接到老张的电话,说是他们两口子正好路过这边,准备请我们几家吃个饭。

    我到饭店的时候,大家基本上都到了,这是我时隔半年再次见到雪柔,圆润的脸庞依然白皙,等我坐下后,老张举起酒杯说:“这几年大家都很忙,也很少聚会,为了大家再次团聚干一杯。”

    喝过酒后老张接着说:“还有一个好消息通知大家,雪柔怀孕了,我明年又要当爹了。”

    我瞬间就感觉到脑袋蒙蒙的,不会吧,难道……当时我们大家都送上了真心的祝福,当然其中不包括我。

    后来几个女人七嘴八舌的询问,我才知道,雪柔怀孕两个多月了,我算了算跟我没关系,心里才踏实了下来,当然也有一些酸酸的感觉。

    席间我们几个老爷们儿去外边抽烟的时候,我问老张:“张哥,咋又想起要二胎了,行呀,宝刀不老啊哈哈。”(看精彩成人小说上《成人小说网》:https://)

    老张呵呵笑着说:“这不是今年国家放宽政策了吗?我跟雪柔都不是独生子,我这身份不能要,现在国家允许了,我跟雪柔商量再要一个,她也同意了,这不就有了。”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后结束了。回家后我这心里不舒服,但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转眼间就到了2017年的春节,今年让我和媳妇一起回她老家过年,我因为初七要上班,所以先回来了,媳妇学校放假时间长,她带着孩子在老家多待几天没回来。

    初八这天我突然接到雪柔的电话,她说:“过年了,一个人在家也没事,想约我们几家一起坐坐。”

    过了一会雪柔打了一辆计程车来了,现在的雪柔可比上次见面,脸上圆润的多了,腹部已经明显的隆起了。

    我们几个和雪柔在饭店坐下后,就问:“你咋自己来了,老张咋没来啊?”

    雪柔说:初三那天老家来电话,说老张的姑姑没了,老张的姑姑没孩子,他姑父也早就没了,所以出殡,打蕃,孝子贤孙这一套,都有老张这个侄子来干。

    我说:“我操,这都啥年代,还讲究这个。”

    雪柔说:“没办法,老张他们老家都这样,老张他爸哥们儿一个,姐儿仨,这不连我儿子都得回去披麻戴孝。”

    “啊……还有这事儿,对了你咋没回去呢?”我跟雪柔说。

    雪柔说:“本来我也准备跟着回去,可老张不让,说他们老家白事儿不让怀孕的女人参加,怕死人夺了孩子的气运,所以我就没回去。”

    “是吗?还有这么一说呢!”

    接下来大家边吃边聊,都说自己老家的邪乎事儿。

    一顿饭吃的大家都兴高采烈,几个人又都没少喝,不过今天我没喝酒,他们还问我:“你小子今天咋没喝啊,平时比谁都喝的勐。”()

    我连忙说:“这不是刚从我媳妇老家回来吗?回去后,那是天天有人陪喝,给我喝吐好几回了,这几天胃不舒服,得养养胃。”

    后来我一看表,都快九点了,我就说:“哥儿几个今天就到这吧,咱们没事,那儿还一孕妇呢。”

    这时大家也都差不多了,都说行,今天就到这了。

    走的时候,雪柔要打车走,我说:“别介,这么晚了,你一个孕妇自己走哪行啊。”

    大家都说:“可不是吗?出事咋办?”

    这时我说:“这样吧,今天我没喝酒,我开车送雪柔回去吧!”

    雪柔说:“不用,真的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没事。”

    大家都说:“不行,要是出点啥事咋办,咋跟老张交代啊。”

    我哪能放过这个机会啊!就说:“行了,就这么定了,你们回去,我送雪柔回去。”

    不管雪柔怎么说,我们就是不答应,最后没辙,雪柔只好上了我的车,大家都说:“慢点开,一定把雪柔平安送到家。”

    这开车回雪柔家的路上,雪柔的脸红扑扑的。我笑着说:“咋了,脸红什么啊?”

    雪柔白了我一眼说:“你今天没喝酒,是不是早就想好了这出。”

    “我就是想你了,就是想送你的路上和你说说话。”我看着雪柔说。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你没安好心。”

    我抓着雪柔的胸淫笑着说:“我是狼,但不是黄鼠狼,我就给你这只鸡拜年了,你看这鸡胸脯大的,都要爆炸了。”

    雪柔红着脸把我的手拿开说:“讨厌,我都怀孕了,不能瞎碰。”

    “对了,你咋又怀孕了,你不是一直吃避孕药呢吗?想起什么了,又要二胎?”

    我这时又轻轻地抚摸雪柔高高隆起的肚子说。

    这次雪柔没有把我的手拿开,她说:“其实老张一直想要二胎,他在那个位置不能要,这不是头年政策允许要了,他那段时间老出差,就没提这事,后来闲下来了就和我商量,说是想让我再生一个,将来跟我儿子也是个伴儿,这不我就把药停了,后来就有了,现在都六个多月了。”

    “呃。我说呢,你们找人看了吗?是男孩还是女孩?”

    “看了,男孩,我倒是想要个女孩呢,谁想又是个男孩,嗨,我估计我是没闺女那个命。”

    我往雪柔跟前凑了凑说:“没事,要不我跟你试试,没准儿有闺女的命,呵呵。”

    雪柔一把推开我的脸说:“滚一边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我说:“你吐一个我瞧瞧。”

    就这样,我们连说带闹的开到雪柔家的楼下。

    停下车,雪柔说:“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你回去的时候慢点开车”

    说着雪柔就要走,我一把拉住她说:“别呀,都到这了,你不请我上去看看。”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太晚了你赶紧回家吧!”雪柔说道。

    “不行,你看人家电影里演的,都是男的把女的送回家,女的说请男的上楼喝杯咖啡啥的,你这咖啡不管,白开水也行啊!”我依然厚着脸皮说。

    “你电影看多了,那是演戏,想看戏,回家看去。”雪柔拒绝的说。

    “雪柔你这不按套路出牌啊,我就上去看看张处长的新家,看一眼就走。”

    我继续纠缠的说。

    雪柔看着我说:“哼,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我现在怀孕了,你不能碰我。”

    我说:“你放心,我就是看看,啥也不干,待会儿就走。”

    最终雪柔也没有拧过我,同意我上去看看。她说:“这样我先上去,你一会儿再上去,你车里有帽子吗?有的话戴上,我住1201。”

    我说:“行,我知道你了。”

    就这样雪柔先上去了,别说我车上还真有一顶棒球帽,我戴上帽子,从后备箱里那了一个红酒礼盒,就上楼了。

    在电梯里我始终没有抬头,而且我按的电梯是到十一楼的,然后走楼梯上去的。

    来到雪柔家门口,我看见门虚掩着,赶紧开门进去。

    看见我进屋手里拿着红酒,雪柔说:“你这是干嘛。”

    我说:“这不是装样子吗?”

    “就你事多,把东西放门口吧,回头走的时候还拿走吧,你先坐,我去给你拿的饮料。”

    我说:“有茶叶吗?我想喝点。”

    “你真事多,行,等会儿吧,我去烧点水。”

    雪柔说完就要去厨房,我赶忙说:“我来吧,你去拿茶叶吧,挑点老张的好茶。”

    我去厨房把水烧上,然后出来看见雪柔已经坐在客厅了。我边走边说:“你家保姆呢?”

    雪柔说:“过年回家了,正月十五以后才回来,你先坐这,等会水开了在冲茶。”

    坐下后我就说:““你家装修的不错啊!多少平米啊?”

    “一百一十多。”

    我说:“这地段,又是学区房,全下来可不便宜啊。”

    雪柔说:“嗯,差不多一千万吧。”

    我笑着说:“好家伙,你家够有钱的,不会是老张贪污腐败了吧?习大大可是老虎苍蝇一起打,别回头在折进去。”

    雪柔白了我一眼说:“你个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聊了一会,水开了,雪柔给我泡了杯茶,给自己热了杯牛奶,我说:“你这半年过的还好吗?我给你打过电话你没接。”

    “嗯,挺好的,我不是跟你说过别给我打电话吗?”雪柔瞪着我说。

    我说:“我就是想你了,想跟你说说话。”

    “就你,我还不知道你一肚子坏水。”

    这时雪柔的电话突然响了,她拿起电话一看,是她家老张打来的,她连忙冲我比活一个别说话的手势,然后就接听了,电话里老张问雪柔怎么样,有没有事,多注意身体等等,我看这电话煲一时半会说不完,就冲雪柔比活了一下洗手间,她点了点头。

    上完厕所出来,她的电话才挂断。

    我说:“行啊,老张够关心你的。”

    雪柔说:“废话,我都这样了,他不关心我行吗?”

    又聊了会,雪柔说:“今天太晚了,你先回去,改天找时间再聊。”

    我一听那哪行啊!下一次指不定什么时候。可我说行,就在我起身往门外走,雪柔送我时,我突然说:“让我走也行,但是你得亲我一下,就当吻别吧!”

    “讨厌,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闹,不亲,赶紧走吧。”雪柔推着我说。

    “今天你不亲我,我就不走。”我继续耍无赖说道。

    最后雪柔没办法,只能把小嘴凑过来让我亲,我一把搂住雪柔狠狠的亲她的嘴,手在她的大乳房上不停的揉搓。

    雪柔抓着我的手不让我摸她的乳房,可她哪儿有我的劲大啊,我的这个法式热吻足足亲了有三四分钟,亲的雪柔直喘息,雪柔红着脸说:“这下满意了吧,可以走了吗吧。”

    我说:“雪柔我想要了,求求你了。”

    “不行,那样会伤的孩子的。”雪柔拒绝道。

    我说:“你用手和嘴给我做,我保证不碰你,求你了,我都快憋爆炸了,不信你看。”说着,我抓着雪柔的手伸向我坚硬如铁的下体。

    雪柔抓着我的下体,言语有些犹豫的说:“你保证不碰我。”

    “我保证,行吗?”

    雪柔彻底被我的无赖打败了,“我用嘴给你做,做出来你就走,不许再纠缠我。”雪柔看着我说。

    “没问题,只要我爽了,马上走。”

    雪柔无奈的说:“那你先去洗洗下边吧。”

    我说:“刚才我去卫生间已经洗过了,呵呵。”

    雪柔生气的拧着我说:“你个溷蛋,你又预谋好了欺负我,是吧。”

    我拉着雪柔的手说:“哪能啊,我想你想的都要发疯了,天地良心。”

    “你那是发疯吗?你那是憋疯了。”

    我拉着雪柔来到客厅,我脱掉裤子,坐在沙发上,雪柔轻轻地跪在地毯上,双手抚摸我那剑拔弩张的下体,缓缓地低下了头含住我的小弟弟,错落有致的吞吐起来。

    各位可以想像一下,一个人妻跪在你的两腿间,给你口交,那种成就感,怎是一个爽字所能代替。

    随着雪柔的吞吐,我也挺动下体配合她,可随着我动作的加大,雪柔嘴里发出呃呃的干呕声,我赶紧停止耸动说:“没事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