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diyizhan.cc

第四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老公……你……你怎么了吗?”

    继续往沧州城的方向赶去的路上,老婆的声音再度回响在我的脑海里。

    原来是她那么久没有听到我的声音,有些担心了。

    我呢只是因为刚刚经历过一次打斗,所以已经是把跟她通话的这件事给抛出脑后了,直到现在她的声音重新出现在我的脑海,我才突然想起来。

    顿时让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在她生病的时候,那么久没有理她,她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询问着我有没有什么事情。

    虽然刚刚是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打斗,但是其中基本上都是爸爸妈妈在出手,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所以我不仅没有什么凶险,反而还挺轻松的。

    “哦……没事,就是刚刚不小心遇到了一波土匪,已经全部解决完了。”

    我马上跟老婆解释了一番。

    “啊?那你没有受伤吧?还有爸妈他们?”老婆那边马上传来了紧张的声音,听得出来她非常的关心我们。

    “没事没事,我是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我爸爸妈妈他们现在那么厉害,真是长见识了!”(看精彩成人小说上《成人小说网》:https://)

    我开始跟老婆一一诉说刚刚所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将刚刚爸爸妈妈他们的英姿飒爽事迹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诉她。

    “嗯……爸妈他们现在……呜……”

    在听完了我所有的描述之后,老婆才刚开口,却是忽然戛然而止,并且最后好像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呜咽。

    “你没事吧?”

    “咳咳咳……没……没事……刚刚妈妈喂药的时候药汤太烫了,把我给烫到了……”

    老婆发出了几声轻咳后,有些虚弱的说道。

    “那你没被烫伤吧?”

    “没……嗯……没有……咳咳……”

    老婆虽然说着自己没事,但是却不时传来了轻咳之声,让我有些担忧。

    只是还没等我继续关心她一下,她就又继续说道:“那就先这样了老公……嗯……我先休息了……唔……咳咳……你也等到安全的时候在跟我通话吧!”

    “好,那你也注意休息!”

    “嗯……老公再见!”

    老婆说完之后,便率先中断了我们之间的通话。

    不过我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所以在跟她结束了通话之后,又用千里传音联系了岳母:“妈,喂小凝喝药的时候,可以先把药汤吹凉了再喂她!别再把她给烫着了!”()

    “啊?”刚刚接通了跟我的通话的岳母,显然是没有猜到我会来兴师问罪。

    虽然我的语气平和,但也能听出里面一丝丝的埋怨,而且虽然她是我的岳母,但我也丝毫不惧,因为那个可是我的老婆呀,谁亲都没有老婆亲嘛!

    “哦……好!”

    岳母那边沉吟了一会后,还是应了一声。

    没有多言,我也没有过多的废话,在嘱咐了她一声之后,便结束了我们之间的对话,毕竟也是长辈,我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好像也确实不太合适。

    偶尔一两句还可以,要是说的多了的话,反而还会被人埋怨,所以见好就收,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晚上跟爸爸妈妈找了一间驿站休息后,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所以便又千里传音于老婆,只不过弄了几次都没有拨通,老婆那边一直都没有接受。

    我看了一下时间,因为路上的驿站很少的原因,所以为了赶到这一个驿站,我们足足跑了二十多里地才找到,到达之后已经是大半夜了,老婆可能已经睡了也说不定。

    毕竟她现在还生着病呢!

    想了想,我先暂时关闭了跟她的千里传音,转而拨通了岳母那边,不过她那里也是响了好一会儿才接受。

    “妈,小凝现在怎么样了?”

    才刚接通之后,我便连忙率先开口询问。

    “嗯……嗯……她……她没事呀……啊……嗯……”

    岳母那边忽然传来了一阵奇奇怪怪的声音,好像非常疲惫似的喘息声不断传来,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回响。

    我当即一愣,随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心头微微变得有些燥热了起来:“妈,您休息了吗?”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顺带着暗自咽了咽口水,脑海里不断传来岳母那刻意掩饰的喘息声,源源不绝。

    “啊……对……对……有什么事……嗯……嗯……明天……啊……明天再说……好吗……”

    岳母的回答声断断续续,其间夹杂的呻吟声也是若有事无,听的人激动不已。

    “好,好。”

    我连忙应声下来。

    然后还没等我主动挂断呢,那边岳母就主动掐断了千里传音。

    而我此刻的内心却是久久无法平息,胯下老二变得蠢蠢欲动起来,竟是早已经硬了起来。

    刚刚这是什么情况?

    是岳父岳母在行那床第之事?

    我的脑海中又一次出现了之前看过的岳母那窈窕的赤裸身影,不自觉的幻想着她此刻被岳父压在身下的情形,呼吸也慢慢变得粗重了起来。

    此刻的岳母,是否在极力忍受着被岳父野蛮的冲击?

    可惜这千里传音只能传递声音,没有办法传递影像。

    算起来我也已经禁欲了差不多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这才刚刚不小心听到了些许岳母的呻吟声,就顿时让我有些难以忍受,身上如同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

    这种感觉是真的难受啊,明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岳母,但是却会不自觉的去意淫着她,简直就是个畜生,连我有时候都会看不起在这种状态下的自己。

    有点睡不着了呀,胯下硬邦邦的,现在看来可能需要深夜自渎了。

    想想还要好久才能见到老婆,好像现在打打飞机也很正常,至少比去找其他的女人发泄要好得多。

    又或者是等到明天或者是过几天老婆生病好了之后,跟她商量一下先离开这个元宇宙,回到现实里温存一番?

    不,不太好,跟爸爸妈妈在一起,非常的不方便。所以还是算了吧。

    自己打打飞机就是了!

    独自发泄了一番之后,我这才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岳母主动过来联系我,悄悄试探我询问着昨天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我自然是不敢多说些什么的,连忙随口编了个谎,直说什么都没有听到。

    岳母也没有深究,转移了话题客套了几句后,这才挂了千里传音。

    没过多久老婆也联系了我,解释了一句昨天他因为睡着了所以没有接到我的通话邀请。

    我自然是不在意的,询问了一下她的感冒好了没有,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便开始有一茬没一茬的跟她闲聊着,打发着一路上无聊的时光。

    因为回去不急的原因,所以我跟爸爸妈妈他们走得比较慢,从平州一直走到沧州,整整花了一个月时间,一路上看尽沿途美景,倒是好不惬意!

    唯一遗憾的是老婆不在身边,不过爸爸妈妈倒是乐得其中,两人共乘一骥,如同游山玩水一般,时不时对着山林间的花草树木指指点点,好不快哉!

    而我就像是个电灯泡一样,跟在他们身后,尴尬但却不失优雅。

    回到沧州之后,我才见识到爸爸妈妈创立的帮派到底有多大!

    整整接近两百人的帮众,既有真实玩家也有npc,光这个规模,就已经隐隐成为了沧州城内第一大帮派了,没想到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我居然能够体验一把富二代的感觉!

    难怪这一路上爸爸妈妈花钱都大手大脚的,一点都不心疼,感情他们现在挣钱比花钱还容易。

    据了解,她们的帮派里这些人,不仅仅要交一份拜师的钱,就是在外面做任务的时候,也会给他们抽取一定比例的佣金,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现在哪怕每天不工作,也依旧能够保证稳定的收入。

    这让我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头脑,不愧是我的爸爸妈妈!

    雄伟的沧州城里,一座庞大的古型建筑坐落在城西一角。除了将军府之外,基本上已经再也找不出跟他能够相提并论的城府了。

    来到沧州城,才刚休息了一天,就被爸爸妈妈拎着起床,带着一起到演武厅里一起练拳,跟着底下那群手下一起打着各式各样的花拳。

    我是万万没想到,爸爸妈妈对我也是真的狠啊,本来以为能够好好的当一个富二代,结果他们是压根都不想让我休息了,才刚来沧州城,都还没有完全适应呢,就已经被他们拉着逼着练武,好在未来继承他们的家业了。

    这可真是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

    明明在这个空间里,大家都是不死不灭永生的存在,她们好好经营他们的帮派就是了,精力又用不完,干嘛拉着我一起陪葬?

    就不能让我安静的当一个败家子吗?

    好歹我也是才经历过好多天的苦难的人,好不容易从那铁匠铺里被解救了出来,结果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啊!

    虽然爸爸妈妈是为了我好,但是在这个世界里好像你练多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呀,只要她们一天不倒,我就基本上可以衣食无忧的呀,何必自讨苦吃,去练这些有的没的呢?

    不过爸爸妈妈不同意,他们总是喜欢未雨绸缪,坚决想要让我练一下一身功夫防身,以免未来独自闯荡江湖,或者是以后没了经济来源的时候,又得去做那些低智的苦力活。

    他们想的挺好,就是苦了我这一身细皮嫩肉了。

    现实世界里的我每天都是文职的工作,现在进了游戏里了,反而又是抡铁锤,又是练拳练功夫的,没有一天能够安生,真惨!

    虽然现在能够陪在父母身边了,但是每天的安排都是满满当当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好日子过。

    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练着各种各样的拳法,从日字冲拳到什么虎鹤双形拳,再到各种各样的掌法腿法,基本上帮派里面能够拿出来的秘籍,爸爸都恨不得一股脑的全部塞给我让我好好练习。

    看他这架势,完全是有想要把我往武学奇才那方向培养啊!

    我虽然心中无奈,但是却也不想违背他们的意愿,只能老老实实的练着了,反正这个空间里的时间也是无限的,再怎么消耗和浪费时间也不过是万里江河只取一瓢,没有多大的损失。

    除了每天身子骨累的都不想要动弹之外,倒是没有什么坏处了,反而是强身健体,让我的身体条件以及各个方面越来越好。

    身材变得越来越壮实,也让我更加的自信,走在路上都不自觉的带上一股风。

    在经历了爸爸两个多月的拷打之后,慢慢的我也能跟上帮里的人她们的节奏了,也不再需要爸爸独自指导,可以跟着他们一起练习了。

    而且在这期间,老婆那边也传来了一个好消息,岳父他们接到了一笔非常大的订单。

    需要押送一笔物资前往边境,而这个途中就恰好要经过沧州城,你就意味着老婆终于可以过来跟我们见面了。

    听老婆她说,他们已经在开始准备,只要收拾和处理完那边的事务之后,就会举家出动,往沧州这边赶来。

    一家四口加上一些伙计,差不多会在三到四个月之内来到沧州城,到时候我们两家就可以团聚了。

    老婆是独生女,至于为什么会有一家四口的说法,那是因为岳父岳母在进入游戏之后,收养了一个义子。

    这件事我是知道的,包括我的爸爸妈妈他们也知道,这个岳父岳母的义子,是她们早期遇到的一个孤苦无依的孩子。

    据岳父所说,这个义子稍微的有一些天赋,当年遇到他的时候他才十二岁,他没有什么亲人,甚至连进入游戏的元宇宙方舱,也是他自己用一点废弃的零件自己慢慢拼凑起来的,虽然能够让它连接进入这个元宇宙,也能够让他产生一些对自己身体有营养的物质,但是却没有办法保证他的肉身停止生长,也就是说他会长大也会老去。

    之所以收养他,一方面是因为觉得他孤苦无依的没有亲人可以依靠了,另一方面就是觉得他有些天赋,小小年纪就能够自己修造元宇宙方仓,是一个可造之才,留在身边的话,或许以后有些用途。

    ……

    时间就在我的等待中一分一秒的过去,一直到五个月之后,终于是让我等来了岳父岳母一家。

    在老婆她们临近沧州城之前,他们就已经提前通知了我们,所以此刻我跟爸爸妈妈三个人就在城门口翘首以盼着,等了将近有一个多小时的功夫,才在城外道路的尽头处远远看到好几十个身影。

    一行人护送着十多辆马车,浩浩荡荡的朝着沧州城的方向走来。

    随着他们的临近,我们也彻底看清了那正是岳父岳母一家,便赶忙跟爸爸妈妈一起迎了上去。

    “爸妈,舟车劳顿,辛苦了!”

    随着一群人互相碰面,我连忙过去跟岳父岳母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来到老婆身边扶着她下了马。

    “咦?老公,你变壮实了很多嘛!”

    老婆一边翻身下马,一边惊奇的朝着我说道。

    “嘿嘿,那是,这些天我可是经过了一番魔鬼训练的!”我有些自豪,多亏了爸爸这段时间以来的强力训练,让原本是弱鸡的我现在也能拥有了一身的肌肉,而且练得很多的武功,就算是要出去独自闯荡江湖,已经是没有多少问题了。

    “爸,妈!”

    随着爸爸妈妈也走了过来,老婆也连忙跟他们打了声招呼。

    “嗯……”

    “亲家公,亲家母,别来无恙了!”

    爸爸妈妈轻声应了一声,点了点头后朝着岳父岳母寒暄道。

    “好久不见了!二老也是越发精神了!”

    岳父岳母那边也是同时下马,跟着跟爸爸妈妈打了声招呼,双方许久不见,自是多了很多客套话。

    在互相寒暄的一番之后,我才注意到,一个差不多十四五岁的少年,默默的跟在了岳父岳母身后。

    这人看起来非常的瘦小,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脸上也是多俊白,看起来就好像未经阳光,时常躲在黑暗之中的样子。

    注意到我的目光,他先是跟我小心翼翼的对视了一眼之后,便更加紧张的躲到了岳母的身后,将自己瘦小的身影彻底隐藏在岳母身后。

    “对了,我来跟你们介绍,这一位就是我所说的义子,他叫李江,有点怕生,大家不要见怪!”

    似乎也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岳父顺着我的目光转移到了李江身上,然后便意识到我们还不认识他,连忙将他拉了出来,跟我们介绍到。

    “这就是你之前提起过的,那个能自己修造一台元宇宙方仓的年轻人?果然是年少有为!”

    爸爸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江,虽然看不出他有什么才能,身材也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既然亲家都这样说,那肯定是有他的独到之处。

    “你好,既然你是爸的义子,那就是我的小舅子了,你好我是你姐夫,我叫覃风!这两位是我的爸爸妈妈!”

    我也在同样打量着李江,从外形上来看,他似乎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除了那张脸白的有些没有血色,像个女人一样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瘦弱的身形,以我现在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