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diyizhan.cc

第十八章 群魔的初拥(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对一个普通人而言,痛往往可以忍受,但痒却难耐。只消在充满刺激的环境中浅浅地阻隔住视线,人的大脑就会不断地繁衍出臆想中恐惧的画面。当这些画面投射到身体上,若是这具娇躯正在经受男人的宠爱,那敏感度就会直线上升;若是这具娇躯被剥夺了行动的能力,那么它就会无尽地滋生出某些特殊感觉。

    莫琳正承受着这样的酷刑,她的视野里只有一具充满男性魅力的身体,虽然算是赏心悦目,但她此刻希望的却并非这种赏心悦目,那男性身后的世界才是她真正在意的。

    “刺溜——啧啧啧——真嫩啊——”顾雨菡的声音从宁烨身后传来,唇舌和口水在洁白的娇躯上肆虐着,留给莫琳的只有悦耳且淫靡的声音。粉红的舌头不停挑逗乳尖,转了一圈又一圈,诸如此类的画面在莫琳的脑海里反复上演着,也许比亲眼所见刺激得多。

    在她面前,宁烨的肉棒高高地挺起,其中散发的男性气息混杂着方才战斗过的痕迹不断侵袭莫琳,催生她大脑中各种各样淫靡的幻境。m字玉腿的正中央,粉嫩的,未经任何玷污的蜜穴分泌出纯洁的淫液,一滴粘腻的液体顺着缝隙缓缓滴下,她羞耻地闭上眼睛,祈祷着宁烨不要发现。

    “啧,想鸡巴想得流水了?还是说听见菲儿在后面被雨菡玩弄,兴奋了?和沐雪一样,淫妻癖发作了吗?”宁烨笑着问道,这时候越粗鄙的话语越能起到挑逗的作用。

    “没有!”莫琳赶忙反驳道,“啊——不要碰——”

    宁烨弯下腰,轻轻地,像抚弄最亲密的爱人那样,用食指接住了蜜穴中渗下的淫液,然后在小穴周围画圈,这是他在顾雨菡身上学到的最容易让女人发情的手法,莫琳悲惨地沦为了他新的试验品。

    蜜穴早已湿了,那食指轻柔地,没有受到任何阻滞,挑逗着莫琳的蜜穴。莫琳的身体颤抖着,每一次激灵蜜穴都要猛地一挤压手指,像是在发泄那些积攒已久的快感。

    “你的蜜穴,比你的嘴巴诚实多了。”宁烨以让人骨头发酥的语气,像对爱人那样轻声道,“想要吗?不用求我,也不用说什么淫语,只需要轻轻点头就好了。”

    “我才不——”莫琳立刻反驳道。(看精彩成人小说上《成人小说网》:https://)

    宁烨也不着急,就这么继续摩擦,身后顾雨菡刻意发出更加淫乱的声音,顺带着还有像是对凌沐雪说的,肆意对柳菲儿身体的一些评鉴。当然,它们最后都会传到莫琳的耳朵里,化为养分。

    抓住宁烨走神的一瞬间,莫琳突然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宁烨并没有放过这相当于投降的宣言,手指立刻插入莫琳的蜜穴,剥夺了她某种意义上的第一次。也仅仅只插进去一个小指节的距离,莫琳的蜜穴突然夹紧了手指——她高潮了,甚至喷了出来,将宁烨的身体打湿。

    宁烨当即抽出手指,强行伸进她的嘴里。

    莫琳咬了下去,宁烨感觉到些许疼痛,却依旧撩拨着莫琳的舌头,很快,她失去了反抗的意志,手指和舌头达成迷乱的合作,在口腔中上演扬汤止沸的淫戏。那手指似是在莫琳的大脑里翻涌一样,她的身体时不时地颤抖一下,舌头竟是她的某个敏感点吗,宁烨笑意更甚。

    手指离开口腔,唇角和指尖缀连出淫靡的丝线。宁烨看着几乎快要沉醉的莫琳,继续引诱着她坠入深渊:“舔手指也能高潮的吗,小浪女。”

    “是——是你逼着我的!”莫琳立刻反驳道。

    “唔——嗯——”在莫琳下一句反抗的话语说出口前,宁烨身后传来一声细微的闷哼打断了她。那声音对他们来说都无比熟悉。柳菲儿无意识状态下的呻吟来得太过突然,让莫琳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不要看啊菲儿——”

    “哗啦啦啦——”突如其来的暴露般的刺激令她本就被宁烨挑逗至敏感巅峰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高潮。更为羞耻的是,一股清澈的水流从她身下的第二个洞穴内奔涌而出,带着体温的液体打湿宁烨的脚。待到她回过神来柳菲儿并未醒来,而自己却羞耻地失禁时,显然是太晚了。

    “啧啧啧,已经兴奋到失禁了嘛?琳琳的身体还真没有说服力呢。”顾雨菡不忘在一边煽风点火。

    宁烨并没有给莫琳思考和反应的时间,他对着身旁的凌沐雪道:“如果眼馋的话,也可以的哦。”

    凌沐雪虽然在一边看着,但她绝非布娃娃,看着名义上的男友玩弄调教别的,曾经和自己发生过“关系”的女人,她的内心更增添了几分异样的感觉。一方面像吃了醋,希望自己代替莫琳的位置,另一方面却生发了一种想同男友一起玩弄她的想法。而在“卑微地”得到了男友兼主人的许可后,凌沐雪迫不及待地走到椅子后面,莫琳的视野盲区。在她的不安中,凌沐雪的手悄然攀上了她高高耸立的美乳。

    莫琳不自觉地想夹腿,整个人被束缚着,连这最简单最可怜的消解自己欲望的方式都做不到,她抬起头,又瞥见宁烨带着笑意打量她的目光,想闭上眼,却被凌沐雪玩弄到被迫发出呻吟。

    少女的香舌加入其中,凌沐雪嗅着莫琳头发的芳香,像品味待宰的猎物,似是要将自己在宁烨和顾雨菡身上丢失的脸面和受到的“屈辱”尽数找补回来。运动少女的美妙肉体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引得曾身为女同得凌沐雪舔舐她的脸颊。()

    脸庞沾染了女孩的香涎,湿漉漉的,让莫琳很不好受,“雪雪别舔了,好——好痒。”

    女朋友和未来的女朋友在自己面前表演着,宁烨的肉棒传来异样的快感,当然,他现在已是小头控制大头的状态了。莫琳在与凌沐雪的纠缠中忽略了自己,这更像是一种自欺欺人,身处并不危险的险境,她也想寻找相对安全的状态。也许是因为和凌沐雪的缠绵太过熟悉,也许是逃避在宁烨面前的羞耻,她的身体找回当初沉溺于百合的感觉。她被凌沐雪挑逗得愈加开放,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身子动了情,宁烨知道,是时候了。

    宁烨弯下腰,两只手从莫琳的蜜桃臀处向上进犯,继而托住她的大腿。极尽私密的刺激如同电击让莫琳从自我营造的麻痹状态中惊醒:“你——你要干什么——!”

    话音未落,莫琳的唇被凌沐雪的红唇堵住,除了反抗的话语外一同被堵住的是她纷乱的思绪,和在反抗与接受中游移不定的心,仅仅是短短一瞬的断路,她就彻底失去了抵御的机会。毕竟,她从来就不是誓死的兵,就算是,这一幕也不是什么英勇的抗争剧,而是香艳缠绵的乱欲深渊,所谓的誓死只会成为深渊的祭品。

    宁烨身体上最坚挺的东西触及莫琳最柔软的部分,那柔软的部分毫不意外地直抵心灵,同时搅得两端的大脑天翻地覆。龟头替代手指,在莫琳蜜穴四周回环摩擦着,重复先前的动作。不一样的是宁烨得到了属于他的那份快感,温润的肌肤被汗液沾湿,引得宁烨发泄般地反复捏弄。

    “小骚货要被当着菲儿的面破处咯。”身后的顾雨菡也发出属于她的靡靡之音,应和着对面淫乱的场景,甚至抽得空闲用手挑逗般地拍了拍宁烨的屁股,示意他往前。

    就这样,身体和心灵都被掌控着。莫琳宛如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被架到舞台之上,匆匆忙忙地准备下一幕的演出。

    宁烨将龟头插入蜜穴,深入一寸,又抽出来,反复几次,就这么折磨莫琳未经人事的娇躯。莫琳自然是经受不住的,湿润的淫水浸泡龟头,让宁烨的身体也变得酥酥麻麻,轻飘飘的。

    动作很轻,宁烨悄悄解开莫琳玉腿的束缚。她整个人都处在兴奋之中,没有意识到自己获得了可贵的自由,依旧保持m形的姿势。

    大概是等得着急了,顾雨菡嫌弃起男友的墨迹,决定帮他一把。

    显然这样的刺激足够突如起来,顾雨菡的手指猛地刺入宁烨的菊花,不等她挑逗宁烨的前列腺,宁烨直接双腿一软,肉棒突破阻滞,插进莫琳的最深处。

    “啊啊啊——好痛啊——菲儿我——”饱含心机地,凌沐雪在她破身的那一刻抽离了自己的身子,归还她身体的掌控权。于是莫琳也得以崩溃而兴奋地叫喊出声,发泄积攒已久的快乐、痛苦、紧张和情欲。

    一双玉腿,骤然解放,死死夹住宁烨的腰。这幅图景正阐释着何谓炮架,对一个拥有者极致长腿的少女而言,她一定被意淫过玉腿绕腰的画面,或是抬起长腿,被男人压在身上侮辱着,这些淫乱到极点,带上些许凌辱性质的画面如今真的在宁烨身上变成了现实。不知是为了将宁烨的肉棒夹得更紧而获取快感,还是单纯想驱逐小穴里的异物,莫琳都做出了这逢迎男人的举动。

    而宁烨呢,几乎只一秒,宁烨就感受到插入蜜穴的肉棒快要被莫琳紧致的穴肉夹到喷射。菊花深处到前列腺传来的异样快感更加速了他的喷射欲望。好在莫琳的腿夹住了他的身体,没有给他下意识抽插的机会。龟头停留在略大于蜜穴的腔体处得以喘息,不至悲惨地成为秒男。

    待到莫琳稍稍放松了玉腿的夹刑,宁烨便扶着椅子开始他的抽插,带给运动少女初次性爱的体验。

    “啊宁烨你竟然——呜呜——”在无数种情绪激荡过颅内后,这个实际上只是高中生的少女第一反应还是哭出了声,对爱人的背叛,初夜的沦丧,空虚,转危为安又陷入深渊的不知所措,甚至还有宁烨形象的幻灭,这一切太过复杂,她想投降,哭就是投降。

    “唔——嗯——”肉棒进出的速度极为缓慢,精虫上脑的宁烨冷静下来了,似乎也意识到对少女做出了过分的事情,他俯下身,吻去少女眼角的泪珠。莫琳突然借势抱住他,淫戏瞬间变成了某种充满温情的剧目,只是主角们都浑身赤裸,温情不起来,更是有好几个女主角,因而也纯爱不起来。

    宁烨抽插着,唇竟和莫琳的唇贴在一起,情人的吻是如此美妙。不禁令人怀疑着,如果宁烨早选择这样的方式,像情人般爱抚莫琳,挑逗她,不激起她的反抗,是不是早就已经得手了。

    但一切没有如果,或者说,顾雨菡不会给他如果的机会。一张精心编制的网,将所有人网罗进深渊,她的深渊,情色和欲望的深渊。在顾雨菡的调教下一切似乎都变了,凌沐雪变得反差而卑微,宁烨更加好色,对她言听计从,虽然他名义上是她的主人,可到目前为止,这个主人都在沿着奴的路线一点点地前进,明明眼前有那么多路,却仍旧挑了这充满诱惑的一条,他看不见别的路了。

    不过,越堕落,越快乐,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

    顾雨菡也是有醋意的,这种醋意不在于宁烨和多少女人发生了关系,如果他想,把学校里所有好看的女生送到他床上都没问题,哪怕一天换一个床伴顾雨菡都不会在意,甚至巴不得和宁烨一起玩弄。可宁烨对莫琳流露出了一丝怜意,一种爱,尽管这样的爱也曾经对自己表露过很多次,可她依旧为此而吃了醋,连顾雨菡自己都不曾意识到,她是想独占宁烨的情感的,哪怕她不停地将女人送到宁烨床上,那也只是某种被称作助兴的行为,这些女人虽不是可怜的玩具,却也是play的一环,她自己加入过百合,她想玩弄他,想玩弄她们,借着他的手。

    当然,顾雨菡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这些情感远远不至宫斗那般残忍,当它们具象化地反映到这里,竟只滑稽地变成了一些凌乱而不可言说的画面。

    顾雨菡跪倒在宁烨身后,轻轻地,继而突然加速,她推动宁烨的屁股,强逼着宁烨加快抽插莫琳的速度,不让他们甜蜜到像偷尝禁果的情侣。

    “啊——受——受不了了——慢——慢一点——烨——”莫琳呻吟着,声音再没有先前激烈的反抗,反而变成姣啼,和运动少女的形象极不相称。对宁烨的称呼像对情人那样柔和。然而越是这样,顾雨菡就越不会如她所愿。

    顾雨菡推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大腿撞击着肉臀。若是宁烨不配合故意减慢速度,她甚至还会僭越地用手拍打宁烨的屁股。对主人不敬的行为没有引起宁烨的反抗或不满,或者说,宁烨没有精力分神对她做什么。

    “嘶——真紧啊——啊——顶进去了。”宁烨爽得双腿直打颤,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噢——菡菡——”

    “啊——进——进到最里面了唔嗯嗯嗯——”

    顾雨菡的指尖毫不留情地刺激着宁烨的前列腺,宁烨整个人压到莫琳的身上,连带着肉棒也猛地插进先前未曾到达的地方。莫说刚刚破处的莫琳,即便是顾雨菡被这样突然袭击都有些难以承受。她的花心颤抖着,洪流般的液体喷涌而出,蜜穴死死夹住宁烨的肉棒,玉腿锁死宁烨的腰,双手也搂住他的后背。

    “要——要去了——”随着一声清亮的,别人从未曾听过的娇吟在众人耳边响起,莫琳达到了人生中第一次与异性相伴的高潮。她整个人都攀附在宁烨身上,宁烨直接抱起她转过身来,赤裸的身体对上顾雨菡,而宁烨的肉棒在处女高潮的刺激下也达到了巅峰。

    正在这时,顾雨菡俯下身,靠近宁烨,随后抬起头。一直站在身后的凌沐雪也走了过来,学着顾雨菡的姿势跪了下去。

    淫贱地,和服侍主人的性奴一模一样,她们不约而同地伸出舌头,沿着早已被淫水浸润的肉棒根部缓缓向下舔,直到睾丸处,反复地撩拨几次之后,舌头就一直停在阴囊上。顾雨菡甚至将睾丸半吞入口,在口腔中反复吮吸,发出“刺溜——咕噜——”的声音。

    其实淫靡的侍奉并没有持续多久,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