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已更换,请牢记新域名:www.diyizhan.cc

第五十九章 如临深渊(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呼……”

    长出一口气,辛野挂断了电话,缓缓靠在了床头。他望着天花板,翻涌的思绪一时难以平复。

    刚刚电话里另外一头是天兴会的高层之一,人称七哥的陆云祺。

    他和辛野一样,在他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就加入了帮派。和半途而废的辛野不同,他凭借狠辣的手段和心机成为了高层之一。在辛野还是他手下的一个小弟的时候,也是他帮辛野顶住了压力,及时抽身离开。要不是有他的照顾,帮派岂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辛野心里下意识还把他当作可以性命交托的大哥,没两句话就被套出了打电话的目的和前因后果。

    “这事倒也不难办。”

    语速不急不缓,温和的声音隐约带着笑意,辛野却打了个冷颤,好似被一条巨蟒慢慢缠上了脖颈。鳞片冰冷粗糙,还有收紧时带着份量的切实压迫感。

    “我跟下面的人通口气,让他们能差不多交代过去就得了,不会打扰到你的小女友的。”

    辛野一直等着的一句“但是”,直到电话挂断都没有落到地上。陆云祺只是像一个多年未见的好大哥一样关心了他的学习和生活,辛野也拣了些能讲的说了。他隐隐担心陆云祺用这件事情来威胁他就范,重新回到天兴会。要真是发展到那个事态,辛野还不如想办法直接把秦蓁父亲欠下的赌债还了。

    辛野很早的时候就意识到这条路十分危险,陆云祺并不缺一个能打的手下,也看在他还小的份上,当时帮了他一把。这也是辛野找他帮忙的原因。(看精彩成人小说上《成人小说网》:https://)

    说实话,现在的辛野身边美眷如云,吃穿不愁,怎么可能再回去做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买卖?

    只是陆云祺虽然讲义气,但是辛野深知他更在乎帮会的兴衰和利益。如果现在帮会和他之前所说真到了用人之时,那对于这会不会成为自己送上门的把柄,辛野心里还是忐忑的。

    万幸的是,陆云祺并未从中作梗,反而痛快地答应了帮忙说情。

    结果理想到不能再理想,可辛野心中的警兆雷达却是无端端狂响,叫他十分不安,但是又想不通哪里出了问题。

    辛野的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孤独。他的心里实在藏了太多秘密,就算是和最亲近的人也无法全部吐露分享,这也许就是他无法自拔地迷恋女孩子们温暖美好的肉体的原因——只有这时,他扭曲的心才能感受贴近某人的错觉。

    他随手掀开被子,露出下面一具丰满雪白的雌性胴体。女孩的头上带着狗耳发饰,脸上蒙着黑色眼罩,更有和眼罩一体的成套耳塞掩住耳朵。一来封闭了对外界的感知能力,让她专心侍弄把小嘴塞得满满的粗大肉茎,二来盖住耳朵,让她的小狗扮相更加真实。她的上身除了脖子上的项圈外一丝不挂,她的双手被手铐拷在身后,因而只能以高高撅起屁股的屈辱姿态跪在辛野胯下,肥硕饱满的幼嫩雪脂也压扁变形,白花花堆积在胸前。而两条分开的修长玉腿里着一双黑色开档裤袜,用薄如蝉翼的布料修饰出女体恰到好处的勾人曲线,最后指向终点处那完全暴露在外,毛发都被仔细剃光的粉红嫩蛤,极为性感。

    “唔啾……唔啾……”

    于淼曼的美艳俏脸被口腔中的异物撑得扭曲变形,极为色情。目不能视,耳不能闻的她机械式点动螓首,舌头不住在肉棒肉冠沟壑以及龟头系带等敏感部位打转,已经不知道重复了这种吃力的动作多久了。

    在这段过程中,于淼曼还得注意不能过度刺激肉棒。要是辛野提前出精,一番辛苦全部白费不说,还会迎来别的严重后果。当然,要是偷懒没有用心侍奉,结果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盖住头顶的被子被掀开,于淼曼立马加快吞吐的进度,甚至不顾被顶到喉头软肉的恶心反胃,将辛野的肉棒齐根含进小嘴。

    辛野按住她的后脑,配合地放松神经,在她的喉咙深处尽情喷射。

    “咕噜咕噜…噗哈!”

    尽管于淼曼已经十二分努力地吞咽,奈何精液实在太多太浓,没两下就溢出了嘴角,滴在雪乳上晕开,肌肤的白嫩映衬上面灰白体液颇为刺眼。

    完了。()

    于淼曼脸色一下就刷白,但还是强打精神继续吮吸肉茎,直到没有更多精液出来为止。她仔细打扫一番后才吐出肉棒,圆张粉唇,向主人展示口腔,表示已经把剩余的精液都吞下去了。

    只是胸前微凉的残精如火般炙烫,提醒她失误的证据多么明显,简直跟她挺拔硕大的赤裸乳球一样引人注目。

    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因为保持张口的姿势,不受控制的香涎从唇边流出,正好和之前的残精混成一团,把两只雪嫩粉乳涂得狼藉一片。

    心情不佳的辛野当即拿起了床边的软鞭。这种特别定制的鞭子不会轻易给人体带来伤害,但是带来的疼痛不会减少半分。

    “连鸡巴都不会吃,营养都输给奶子了吗?”

    “呜哇!”

    他抬手就是一鞭,狠狠抽到了于淼曼的傲人雪乳上,疼得她忍不住惨呼出声。

    少女年轻香软的淫荡肥奶不管在任何男人看来都是应该仔细把玩爱惜的天赐至宝,此刻却在辛野的鞭下如狂风中的晚秋残叶,饱满的娇嫩乳肉被抽得不停摇曳颤抖。

    连抽了好几鞭,辛野心中的凶暴和肉棒一起渐渐抬头。见于淼曼只是呆呆地一味挨打,他皱着眉头,解开了她身上的束缚。

    好不容易重见光明,于淼曼还不等眼睛适应,马上就额头贴着手背,跪到了辛野的脚边。

    “我是要提醒你,不答话的鞭子……”

    “不算数。”

    语气冷得直掉冰渣,于淼曼却听出了其中即将迸发的炽热欲望,混合了暴力的性欲正在悄悄奔涌。

    狂风暴雨即将来袭,于淼曼没有顺应生物的求生本能逃走,被调教完毕的淫荡娇躯反而因为主人对她身体的渴求开始发情,即便是以这种异常的方式。

    “汪汪,贱狗知道了。”

    声音带着不自觉的颤抖,于淼曼的脚后跟陷进饱满臀肉里,主动双手背在脑后,突出饱挺雪乳,好方便主人惩戒。

    她白皙的耳垂泛起红晕,不是单因为只穿着情趣裤袜的曼妙胴体在被男人仔细审视,还因为自己的乳头不知不觉悄悄勃起,不知廉耻地宣布这具性感娇躯由于方才的鞭打正在发情!

    “真是只贱狗。”辛野戏谑地弹了弹翘起的嫣红乳首,手里的鞭子毫不客气地继续挥下,将两只肥嫩滚圆的乳球抽得连连战栗,像是在炫耀弹性和分量一样不停抛动。

    “啪!”

    “汪汪,多谢主人教训贱狗的大奶子。”

    “啪!”

    “咿!多谢主人……”

    每打一鞭,于淼曼就用甜腻的声线道谢。说来也怪,火辣辣的疼痛渐渐麻木,转化为丝丝缕缕的奇异快感,声音里竟不觉带了几分真诚。这短短几个月,身体的变化之大让她自己都陌生。

    而男人的气息也逐渐变得粗重,在鞭子和皮肉接触的道道脆响中都清晰可闻。

    辛野的粗长肉棒因为高涨的欲望再次勃起到极限,条条青筋绽起,紫黑色的龟头颇为吓人。

    可于淼曼看了只觉心痒难耐,趁着辛野停手休息的时候膝行到他跟前,白嫩柔软的手心抚摸几下硬邦邦的大肉棒,把大肉棒给握住,轻轻上下撸动起来,螓首则是埋进辛野胯下,将他的睾丸含在口中细细嗦吮起来,嫩舌更是在睾丸的褶子上舔弄。

    欲火焚身的辛野正被挠到痒处,干脆直接让于淼曼仰面躺下,他坐到女孩的玉靥上。这个姿势的意义在于淼曼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